挖矿赚钱app可提现(挖矿一天能赚2000元app)

办理POS机信用卡,添加微信:banlposji 备注:铸梦!
挖矿赚钱app可提现(挖矿一天能赚2000元app)

一段30分钟的车程,了解一位网约车司机的人生故事


故事概览

今天的司机,眉眼带了风霜,他一生中最辉煌赚钱的岁月,留在了挖煤这件事上。

毕竟一个月赚上百万乃至千万的行业与时代,也是很难得。

那时候他们借钱敢借三分利,人人都抢着借钱给他们。

包矿的吃大肉,挖煤的也分羹,几百万一个月也是轻轻松松。

包矿是资金+资源密集,挖煤就是资金+管理并重。

一个挖煤坑就是一条小型的生产流水线,挖煤工人在矿里操作着沉重的机器,切煤、一运、二运、上口。

让工人们有序操作,在单位时间内的出煤量是检验效率的关键指标,赚钱这件事是与时间赛跑。

在暴利的背后,煤矿行业的辛酸却显得很幽微而无奈。大型的矿难是少见的、可以避免的,而死人也确实是每年都会发生的。

管理者也想避免死亡,但操作失误被卷入机器、被头顶松动的煤层砸死似乎也无可避免,还有尘肺的阴影。

这个行业在国家的整改下,在暴富的盛宴之后又快速萎缩了。

他也曾金盆洗手干过其他行业,而似乎也还是离不开挖煤,至今一些非主流煤种的稀缺煤矿也依然保持了旧的私人作业模式。

而承包一个煤矿的挖煤工作,10%的股份一个月也有5-20万的收入。

只是在这样的行业中,银行融资的困难,民间融资的不利,运行变得比之前艰难了很多。

影影绰绰是一个行业的结构性通缩。


采访提纲:

  • part 1: 曹操就是给吉利卖车的
  • part 2: 在深圳包工程,利润越来越低
  • part 3: 挖煤是真赚钱
  • part 4: 在西安开餐馆,月入3-4万

PART 1:曹操就是给吉利卖车的

Me:我感觉我现在打到你们这种车好像多起来了。

司机:多起来了

Me:对,我有好几次打到你们这种车

司机:这个好像坐着比较舒服是吧

Me:嗯,就感觉看着好像有点高档一点,就中间这个

司机:坐起来也挺舒服的

Me:但好像说要把这个这种换成另外一种新的了。

司机:那种车,它是吉利公司卖不出去,然后主推那个车,就是给吉利公司服务的,他就帮吉利卖车呗。

Me:那他其实就两头吃吗?一方面把车就卖给你们,吃这一份钱,然后再吃一份佣金的钱

司机:佣金我感觉他赚不了什么钱,因为你们单量我看,都是平台给司机补贴的

Me:相当于它可以不赚佣金的钱,就赚卖车的钱,这不是以贩养吸吗?

PART 2:在深圳包工程,利润越来越低

Me:那你在开这个车之前在做什么呀?

司机:在深圳那边干工程。

Me:你是做哪一种工程的?

司机:就是这修路,市政工程

Me:这种还挺赚的吧?

司机:竞争力太大了,价钱低的,人家很便宜就能做的。别人还欠账

Me:政府欠账吗?

司机:我们属于是二包三包方了

Me:有人项目拿下来转包,转包再转到你们手上,然后这样你们的钱就比较少了

司机:嗯,刚开始还好,有个20%的利润,后面只有到5%了,没法干了

Me:每个工程基本上要多少钱?

司机:100多万吧,5%的利润也就五六万

Me:那你们一个工程周期要多长?

司机:说不准,有的不到一个月就能完成,嗯,有的话,两三个月三四个月。

Me:我感觉一个月的这种如果能赚个5万的话也不错。

司机:是不错啊,但是他欠账要要欠你很久了

Me:那它账欠的久你利息都划不来

司机:是啊。

Me:就是你要把钱先付给下面的工人,对不对,然后他一直拖欠你的钱,相当于你的那个资金成本就很吃不住

Me:那他为什么欠账呢?

司机:他说政府不给嘛,而且他钱他要压一个月,他吃利息,他干别的

Me:那你们就没有什么制约他们的方式吗?

司机:你怎么制约,我们相当于小孩儿,人家相当于家长啊,是这个道理吧?所以说以前20%利润的时候也压这么久的账期,现在5%的利润也压这么久的账期。而且以前帐还好结

PART 3:挖煤真的很赚钱

Me:那你干工程之前在干什么呀?

司机:之前最早干煤矿,挖煤,也是承包商

Me:你是河北那边的人吗?

司机:西安

Me:煤这个生意是什么样子的?

司机:煤就是就是在地下,我们从地下开采上来,一吨给我们多少钱

Me:那个矿不是属于国家的吗?还是说他们有人把那个矿承包下来?

司机:以前有资源的,最后资源整合都整合成国家了,但是私人也还有。都不好干,你看像我们陕北延安那边私人的矿挺多的,那边基本上都是小矿,国营的也有,那种煤种是稀有煤种,现在还管的比较松

Me:稀有煤种,这个稀有煤种是什么煤种?

司机:他是配胶煤,它是化工煤,还有一种是电煤,电煤就是发电厂用的,煤也分好多种呢。配胶煤,主胶煤,电煤,还有无烟煤

Me:这些煤是地上上挖上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,还是加工了之后变成了不同的产品?

司机:地下资源就是那个样子,它里面含的成分就是。

Me:哦,所以煤有很多种不同的成分,然后成色不一样。

司机:成色都差不多,都是黑的,有的会发一点亮

Me:就是它在地下的时候,它的成分就不一样,然后不一样的煤,他就要拿去做不同的用处,然后像那个电煤是属于就是比较高档一点的,还是比较低档一点儿?

司机:最普通的

Me:最普通的煤就是用来发电的,因为它可能热能比较低?

司机:电煤热能高,那那个越高越好啊。

Me:那你说那种就是有没用来做那个化工的那个煤,它的特点是什么呢?

司机:胶煤烧了会有烟,然后那个烟子会产生黏糊糊的胶

Me:所以叫胶煤,然后这个胶是做化工什么产品需要用的呢?

司机:这我不知道,反正还出口呢,嗯,出口,估计钢厂还用一部分。

Me:钢厂用焦煤来干嘛呢?

司机:嗯,比如那个石英石你知道吗?是一种石头矿石,他必须要那个煤才能融化那个石头。其他的煤不可以,没有办法把石英石融化,具体的也不懂,最深层的我都不了解。

Me:那你们以前挖煤就是安全嘛,因为我经常以前听到就那个矿工在下面挖煤就是很容易出事

司机:大事故没有肯定死,死人的话,一年肯定有几个人,那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就是看你管理啊或者是,那些工人听不听话了,他不听话,它不按那个要求来操作,那肯定是危险的。

Me:一般都会,因为什么原因就是发生意外?

司机:电死的呀,那个冒顶啊,冒顶你可能不懂,冒顶就是,那个地方踩空了,然后上面没有排好,然后顶上的煤塌下来了,冒顶就是掉的很少的部分,就是松动的东西,然后掉下来把人砸死了,还有里面的设备。

Me:设备怎么导致人死亡?

司机:里面都是铁的,你像那个刮板溜子,肯定你不知道,那些东西你不懂,都是铁的,它在运转,嗯,那你人你卷进去就卷死了哦。

Me:所以挖煤这个事情其实不像,我原来想的是工人拿着铲子,所以他其实是有一个挖煤的机器,它不断的在把煤挖出来,那工人做什么事情?

司机:都操作机器,然后清理机器,清理机器上的废渣

Me:就把煤抬出来?

司机:有很多设备,有设备是把煤在那个洞子里面把它切割出来,然后又经过运运一运运二运这样一道道转出来的。每一个工序跟流水线是一样的哦。

Me:所以下面其实是一条挖煤的流水线,然后每个工人都负责操作这个机器去完成这个工序,其实已经不是人靠体力在那里挖煤了。

司机:那肯定那肯定煤矿操作那些肯定也要体力啊,没体力操作不动这个机器啊。然后有的时候他操作机器没有操作好,就有可能发生意外,被机器卷进去。

Me:原来是这个样子。

司机:你像那瓦斯爆炸,或者透水啊,大面积塌方啊,那都是很少的,那都是可以避免的。

Me:你们那个时候进入这个挖煤行业,需不需要什么关系、条件或者什么东西那个?

司机:只要你有劳力去干活,干两个月,只要你有头脑都可以干,都可以包。

司机:现在延安投了一个框啊,本来三月份要开的,可是矿上的,也是疫情的前一年投资了,年底干了两个月。我们是四个人合股的,合股是包开采的。然后因为疫情,找不到钱,然后第二年都开工,没有启动资金,一直拖到现在,拖到去年年底,他又谈了一个投资了投资方,投几个亿,然后今年三月份刚给打了三千万到账上,结果其中一个股东喝酒喝死了,运气差的很,现在又开不了。

Me:是不是你们只要把煤矿开了就能有钱赚?这两年煤价也涨很多

司机:我们那个煤现在都卖上2000多了,利润相当高,利润都在能卖上2000,利润就在1500,大老板的利润,我们还是就是按合同采取的,挣个劳务费

Me:大老板是怎么能够包下来这个矿

司机:他是买的呀,他有钱,买下来的

Me:那你们开采这个矿,你们的那个,你们为什么还需要那么多资金?

司机:投入设备啊,要买设备去开采这个矿,电费一个月都大几百万。

Me:原来是这样。

司机:煤矿一旦开启的话,一个月我只占了10%的股份,一个月也能赚几万块钱,嗯,几万到应该几万到20万块钱之间吧。

Me:感觉这个事情真的很赚钱耶。

司机:这多大的风险,现在是矿商给我们认一个月认10万块钱的运营费,但是他没钱给啊哎,这个钱也不够用啊

Me:这个开采煤矿的风险主要是什么?钱收不回来?

司机:这个钱他不会收不回来,因为他只要煤挖出来卖煤都是现金,顶多能压上一个月的。煤矿的前期投资很大的,你就像你下去哇,那个你得先把路修好。下面全是洞子,打的是隧道。还有那么大的设备,你必须要把面儿要布好,才能把设备放下去。很麻烦,不是说你想象的那么简单

Me:还以为是个劳工,以为是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,其实是一个设备密集型的产业。那你们这种应该很容易从银行获得贷款吧,感觉银行贷款比较适合你们的这种。

司机:煤矿的行业已经不给贷款,早就被拉黑了啊。

Me:那应该你们民间融资也很容易融到。

司机:这个就靠民间融资啊。

Me:你们民间融资一般给多少利润,给多少那个利息呢?

司机:现在应该是两分利

Me:啊,那你感觉这是比较稳的两分利啊。因为你煤矿开采出来,你肯定会有钱赚,你就还的。

司机:就像我们这矿那开不了了,各种各样的问题呢。

Me:开不了就得一直借着吗?也不用吧,你开不了,你钱可以先回去,等到要开的时候筹备设备的时候再借。

司机:这这钱,这跑手续,钱到手上都用了,你还拿什么还?

Me:啊,干嘛用啊。

司机:买设备,你跑手续啊,运营费你得有。我问你借钱你有钱,你有钱,但你对这个不了解,你想你会投入吗?

Me:嗯,现在疫情期间钱也不好借了。

司机:那假如我的矿,我知道这个肯定赚钱,那我有我有一毛,我肯定投一毛啊。但是你不会这样认为啊,就是不懂的人就也不敢投,现在这个行情下。然后还有一些政策不确定的风险,就是国家会不会管这个事情,以及煤价会不会突然跌了。这些就是搞煤矿的事情等风险。

Me:感觉还是挺有意思的,有点超出预期。

司机:很多事情都是想的是美好的,实际操作太难了。

Me:其实行情好的时候,你们融资也比较容易,对不对?

司机:行情好的话,我们不缺钱,人家直接把钱给你送上门。你像刚开始我们拿10万块钱,一年给3万

Me:30%的利息,就差三分利了。

司机 :是啊,但是,那个时候都用的很短,现在你让我,让我们拿这些钱,我们不敢拿,我们心里都没底儿,就那个时候赚得好的时候,反正你也知道还得起,我不怕,现在就是也担心还不上,到时候把自己埋里边儿。

Me:这开采煤的技术有什么差别吗?有什么优劣吗?

司机:技术都可以。这个主要是靠你的管理,工作安排。

Me:就管得好,管得不好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?

司机:比如你管得不好,你的失误率会增加,然后你的产量会减少。

Me:产量是为什么会减少呢?就单天能挖出来的煤量会比较少,所以你们这个其实是有点跟时间赛跑那种感觉啊,就是在越短时间内把这些煤都挖出来就越好。

司机:你这个说对了,嗯,你一天挖个3000吨,你跟你一天挖1000吨的概念完全不一样

Me:然后那你们挖完了之后,你们那些设备还可以再卖掉吗?或者说可以用在下一个矿上?

司机:可以啊,那些设备。下面归置好的就是一个面一个面,一个面做完了,把设备返上来,返到井上来,返到地面呢,还要进行检修,检修完了,然后下一个面才能下去。

Me:所以你们的成本主要是设备,然后资金,所以说越短的时间能挖越多的没相当于你们整个设备的使用效率,周转率就上去了。那你们如果很长时间停在那里,就是没有没挖的话,不是这个设备就一直处在一个闲置的状态,对你们来说都是损失。

Me:那你感觉你好像有好几年没有,煤没了,你们说没有就是连续不断的一直在挖煤。

司机:这个是靠机会的你,不是每个人都能包得到矿的。

Me:哦,就现在挖煤的机会越来越少了。就找不着这种能让你们去挖煤的那个矿,现在矿都被国家收走了,你们没有地方挖煤了。

Me:那你感觉管挖煤这件事和管那个工程的这个事情,这个事情里面有什么相似之处?

司机:管工程,我感觉还简单得多

Me:你觉得煤,就是复杂在哪里?

司机:那个你就担心他的安全问题,这个安全系数比工程小。

Me:就挖煤的安全是你们核心要管理的东西。那你们会不会有比方说合作的比较好的工人,因为你刚才说就是挖煤比较大的风险是工人不按规范操作嘛。那如果是熟练的工人,你们应该会合作比较好。

司机:他们有的在别的地方挖煤,有的改行了

Me:那你要开工的时候吆喝他们,他们还会来吗?

司机:估计时间长了,要是他们习惯了另外一种工作的话,就不会来了。挖煤对身体不好,他里面的粉尘啊,在地下那个粉尘灰尘啊相当大的哦。好像说很多挖煤的都会得那个什么尘肺,就这个是没法避免。一旦确诊以后。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。

Me:那如果说你们有工人得了尘肺病,你们会给一些人道主义的钱上的帮助?

司机:肯定会给,这个必须员工必须岗前体检呢,什么很严格的,嗯啊,这些都是做了,嗯,反正体检这方面很严,然后保险必须拿。

Me:那当时你们就是挖胶煤吗?那就相当于有个人把这个矿从政府那里承包过来,然后再转包给你们负责挖

司机:大老板他们弄过来,然后我们把这个矿承包下来,我们就可以干,一吨煤多少钱就完了,那个时候,只要你手底下有人,就可以包到矿。

Me:哦,所以那时候很缺挖矿挖煤的工人。

司机:对,你看零六年到零八年,零八年奥运会之前,那个时候暴发户很多,都是搞煤的,那个时候你看就是山西啊、陕西的榆林啊,那时候房价涨了,都是煤老板买的。

司机:那两年煤价飙升,从原来的100多块钱涨到1000多

Me:是因为用煤的需求大涨吗?还是因为煤的产量不足,感觉像你听你说那段时间产煤量其实还是挺大的

司机:挺大的,应该是需求暴涨,但不知道为什么需求这个需求暴涨。有囤煤的,有贩煤的,很多很多赚钱的,到最后还是好多都亏在上面。

Me:为啥?因为继续挖煤,然后煤价跌了?

司机:资源整合了,煤价跌了,最低的时候能做70块。你想一下,1000多掉到70多块,开采的成本都不够,那很多人又把钱赔回去了

Me:这跟股市似的。

司机:转型的实业的有实体的还是还是可以的。

Me:我觉得那时候能转型的人不容易啊,就相当于他怎么说呢,就放着这么挣钱的一个生意不做,去转别的。

司机:我一个同学哈,弄了一个煤矿,转手就卖了,赚了4个亿,就这么厉害。我那个时候最多的话一个月赚个70多万。

PART 4:在餐饮卷都西安开饭店,因疫情失败了

Me:那感觉应该很爽吧,但现在开车的感觉简直跟没赚钱一样。

司机:疫情开了几个饭店也可以,在西安。

Me:你在西安开饭店,开吃什么的?我感觉西安这地方好吃的还是挺多的,是不是餐饮业竞争很激烈?

司机 :饭店中餐炒菜。很激烈,我们那里,你到那稍微人多的地方。饭店都有,专门到街上去喊人吃饭。你在杭州这里根本看不到那种那种场景。

Me:那为什么西安的餐饮业竞争会这么激烈呢?我觉得你要不来杭州开一个西安菜的餐馆吧

司机:现在没本钱了。

Me:一般开一个餐馆要多少本钱?

司机:在这里的话,比如开个300平的,300平方随便那个200万

Me:那可以开个小一点儿。做什么外卖这样的话就是风险比较低一点。

司机:那也得四五十万呢,首先它起步的房租有那么高啊。

Me:餐馆是不是主要房租?

司机:装修那些都花不了很多钱,房租和的转让费这两项最高的。转让费就是把餐馆转给

别人,比如你的转给我,嗯,肯定有转让费的。

Me:但他都想转了,他要跟你收钱。

司机:哎,这就是潜规则,都是这样的。

Me:我感觉这东西好像在转让,那不是先租的人都有优势了,我租了还能转租给人家,倒赚一笔

司机:那是啊,不过也要看合同的

Me:那你当时为什么会想在西安开餐馆呢?你说西安的餐饮行业竞争这么激烈?

司机:我从深圳干工程的时候回来,然后就到西安,那时候没疫情,一个月能赚个两三万。

Me:那感觉好像还可以啊,竞争这么激烈还是有钱赚,难怪竞争这么激烈。

司机:疫情就扛不住了,那个房租一年40万。疫情这几年能扛得住?

Me:确实,这种服务业是最遭罪的。

扫码领取POS机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1243090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 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mq2.com